速生太容易了。但是过快的速度,让它还未形成自我造血的能力,只能依靠资本驱动前行。

一直置身事外的大儿子史大也有自己的委屈。史大说,按道理讲,老人财产给了谁,就应该谁管老人。父亲把房子和钱都给弟弟了,那当然归弟弟管。现在最好是父亲把房子要回来,财产重新分配,他可以和弟弟一起赡养老人。